哪来那幺多的「独创」?创新只会发生在两种情况  

有没有想过,为什幺电影里的外星人长得都像人呢?为什幺虚构的外星物种总是走不出「要嘛像人,要嘛像某种动物、物品的混合体」的框框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人类想像不出自己没看过的东西,人类只能把自己看过的东西拼凑出一个外星物种的样子。这也是为什幺古人可以想像出神的样子,各种各样充满创意的神话,半兽人半人马之类,但就是想像不出机械人。

这个星期解读的是《伟大创意的诞生:创新自然史》(台版是《创意从何而来》),作者史蒂芬.强森(Steven Johnson)写过好几本畅销书,并被英国《展望》(Prospect)杂誌列为2010年「数位未来十大思想家」之一。作者强森花了多年的时间一直在思考「好创意如何诞生」这一问题,然后他把他的看法和找到的证据都写在了这本书中。

那幺,创意诞生的条件都有哪些呢?首先且最主要的是——「相邻可能」(adjacent possible)。

哪有那幺多的「独创」

你认为「婴儿保温箱」这一项发明是如何诞生的呢?它是不是一个独创的、某人以一己之力将之从0到100完成的发明呢?

答案很有趣:

创新并不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过程,而是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一个创新只能在环境条件允许之下诞生——没有人能在100年前提出iphone这个创新点子,不是因为那时的人没现代人智商高,而是因为当时的知识和技术条件都不允许,没有人能用当时的知识或技术拼凑出一架iphone。

为什幺说是「拼凑」呢?因为所谓的创新点子,多是想法与想法拼凑产生之物。

以上面的「婴儿保温箱」为例,这一项创新并不是某人「独创」的,而是发明者把别人的创新和自己的想法相结合,用别人的东西来解决自己问题,然后创新就诞生了。这过程并不特别精彩,甚至会给人一些「盗贼」的感觉,发明者不过是「偷了」别人的创意而已。正因为创新点子多是想法与想法拼凑而成的,所以人类虚构中的外星物种大都是「要嘛像人,要嘛像某种动物、物品的混合体」。

但要注意的是,任一时间点里的「想法拼凑而成的创新」都是受到限制的,作者强森称这一限制为「相邻可能」(adjacent possible)。

一个例子可以简单的说明什幺是「相邻可能」:

古人为什幺无法想像出半人半机械的生物呢?因为当时的机械还未被发明,但人类和马存在已久,所以古人能想像出半人半马的生物,而想像不出半人半机械的生物——「半人马」是在当时的相邻可能之内,「半人半机械」则在当时的相邻可能之外,至到人类的文明进步到发明了机器,「半人半机械」这一虚构物才开始出现。

那幺文明又是如何进步的呢?强森在书中有一个比喻,可以让人很好的get到这一问题的答案:

这就是创新的简单逻辑,没有前面的努力,没有之前开过的门,你就不会出现在现在的门;没有前面的想法,就不会有后来的新想法。所有的创新,都是在知识城堡里「再开一扇门」。如果我们把这比喻延伸到个人的身上的话,我们就能得出——拥有更多知识、想法的人,将能打开更多的门,创新的可能性就更大。

换言之,创意和想像力是不平等的,想法和知识越多的人会越来越有创意,能想像出更精彩的东西,而想法和知识贫瘠的人则鲜少创意。另外,创新只会发生在两种情况:

第一,是那些身处领域前沿地带的人,因为只有这些「开门开到最深处」的人才有机会打开新的门。

第二,创新会发生在那些「被忽略的门」,这些创新已经在相邻可能之内,但却还未被打开。

要说明第二种情况,我们就要把「婴儿保温箱」接下来的故事说完。

把不相关的事物变成相关

这改装并送往发展中国家的婴儿保温箱并不具备什幺前沿技术,它所拥有的部件都是容易获得的,因此这一发明的美妙之处不在于发明者用了什幺技术,而是在于发明者是怎样把事物组装起来变成新创意的。换言之,就是让不相关的事物变成相关,从而产生新创意的能力。

这一点在婴儿保温箱发明之始就已经出现,前面提到,塔尼是在看见小鸡孵化器后,才发现可以用这技术来造出婴儿保温箱的。

有另一个革命性的创新也是用类似套路来达成,那就是印刷机——印刷机的发明人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并没有创造什幺前沿技术来从零打造一台印刷机,而是对已有的农用螺旋压机(用来做葡萄酒的木製机器)进行一些改造,加入一些已经被发明过的发明,然后就成了首个造出印刷机,引发媒介革命的人物。他们用一个完全无关的领域的技术解决自己的问题,总而言之,就是让不相关的事物变成相关。

你也可以把「让不相关的事物变成相关」成为跨领域,也可以称其为融合、加法、关联思考、思想碰撞、idea sex,无论如何,其背后的本质就只有两个简单的限制:

你的创造力,是你的「已知」的总合。

你的创造力,是你对「已知」的「连接」总合。

此书还提到了许多其他的「创新模式」,但我们均在以前的不同文章里分别谈到过类似的概念,例如,用「试错法」、「生态圈」来创新,和借助「混乱」「不确定性」来创新,还有「又慢又好的创意」。

而我认为,《伟大创意的诞生》这本书贵在其思想和理论,而不是因为此书所提供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