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剧场思考政治:所有舞台,都需要改革力量

2016 大选后,台湾新政前进国会,剧场导演谢淑靖回顾政治十年下那些我们口中的五六年级生,也曾怀有抱负。直至今日,政治慢慢变成全民的语言,那是一个个世代拼搏下来的民主。(推荐阅读: 第一位女总统蔡英文感言:我会用行动告诉世界,台湾等于民主,民主等于台湾)

五年前,我与台北爱乐剧工厂以民歌为题,创作了一齣音乐剧《十年》,讲述民歌时代的五个好朋友,在毕业之际许下对未来的梦想,而在面对国家命运(中美断交、退出联合国)转变之际,年轻的力量如何在迷惘中,继续前行。

首演之初,心中相当感慨,好像那个充满理想,年轻人大声说梦、用力冲撞体制的年代不再重现。我自问我辈的年轻人,能不能像当年的五年级生,没有路就走出一条路,直到现在成为挺住社会的栋樑呢?那时我跟很多人一样,也用了「草莓族」来看待年轻人,接下来的几年,才发现草莓不是脆弱,而是一颗颗充满热血的心。

随着这齣戏年年加演,这个时代也展现了改变的力量,一开始是从北非开始延烧的茉莉花革命,展现了网路和人民的力量;然后是台湾的大埔事件、关厂工人事件、洪仲丘事件,种种社会不公激出了人民内心的正义。2014 年的三一八太阳花学运,更是震撼了全台湾的人心,年轻人用勇敢跟理念站出来,宣示这个快要歪斜的国家,将由我们来扛。

2014 年更名为《微风往事》的民歌音乐剧在南海剧场连续十一场的定幕演出,最后一场就在11/29九合一大选开票的那一天。那一夜,我站在台上说了谢幕的感言,那一刻,戏里在 1979 年喊着开放党禁,戏外人民用选票对抗黑箱政治。台上台下所有的人好似都站在时代的浪头上,站在那改变的关键点,看见我辈年轻人从 22K 的鄙夷眼光中发出了吶喊,向这资源被不公平把持的社会发出怒吼的时代之声,要争取回属于我们的生存尊严。

从剧场思考政治:所有舞台,都需要改革力量
(图片来源:来源)

几十年来,台湾活在国民党与民进党的蓝绿光谱之中,好像这个社会只有执政党跟在野党这两个选项。支持蓝的就反对绿,支持绿的就反对蓝,只要一选举就大家选边站,谁上了台就把持资源,其他人就坐在台下看戏杯葛。而这样的模式,在这几年被撞出了一个大洞,三一八之后,许多民间力量在集结,大家在寻求用更「合法」的方式进入立法院,用热血跟策略要踹开旧政治的森严大门。(推荐阅读:像我这样的八年级生,已经禁不起输掉更多的台湾)

在柯文哲以无党派之姿赢得台北市长宝座之后,鼓舞了更多想要改变国家的素人参政,代表第三势力的社民党及时代力量旱地崛起,带有宗教色彩的民国党、信心希望联盟也应运而生,形成歌手、导演、医生、学者、律师、法师、牧师一起投入选战的奇景。大家开始相信政治是一般人可以参与的,大家开始相信自己的诉求是值得被听见的,大家开始相信正义是可以战胜黑暗的。

当这些叔伯还在认真相信这个党会用青天白日照耀他们的时候,他们早就在民进党执政时,滑到对岸去跟共产党手牵手,笑说当年真是傻,如今两岸一家亲,联共制独多幺理直气壮,所有国民党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卫中华民国的国号不被更动,就算掏空国家也是,炒军宅也是。

话说,李登辉总统时代,将全民压在戒严时代中的国民党终于被本土势力裂解,生出了新党、亲民党跟台联党,后来国民党的精神错乱,真的不得不感谢连爷爷一家的两岸破冰之旅。从此,就算去天安门看人家用多少飞弹对準台湾,也阅兵阅的理直气壮,注定了国民党背离台湾民心的轨道。一个在此地执政七十几年的政党,还一心想着要回归祖国,到底要人民怎样跟他搏感情?

从剧场思考政治:所有舞台,都需要改革力量
(图片来源:来源)

民进党在我过去的记忆中,其实也一直难脱「偏激」「悲情」这样的形象,好像一上台就要提二二八,泪眼控诉国民党的恶行。党内四大天王也是谁也不让谁,好像不投民进党就是不爱台湾。还好在蔡英文就任党主席之后,这一切也有了改变,她说国语,语气理性平和,让我们这些外省背景的第三代,好像较敢靠近这个政党。虽然在三一八中,民进党并没有起到关键的作用,但是在市长大选跟区域立委的提名上,却让了很多位置给有理念的无党籍素人。这样的气度,终于让我感觉政治不只是一种分赃的艺术,而是有轮替换血的可能。

这次立委选举中第三势力的崛起,就更有趣,看到原本只有纯蓝绿橘的舞台上开始「混色」。延续三一八太阳花黄黑配色的时代力量,总是有民进党的大老出现帮忙抬轿,代表白色力量的柯 P更是出现在任何的场合,打破了台湾长年以来的「颜色政治」。桃红色的社民党跟绿色的绿党结成绿社盟,有花有叶,好像也为这片土地带来了一点希望。亲民党跟民国党的结合,似乎也像在宣告国民党已有本土的接班人,可以安心退驾了。而从国民党被退党的杨实秋、纪国栋、李庆元等人,也纷纷出现在首都进步联盟的舞台上,跟敌对了二十几年的民进党同台,真的出现另类蓝绿和解的奇观。

柯 P 可以用管理医院的效率与逻辑来管理市府,时代力量黄国昌是不是也可以用中研院院士的精神来研究法案?林昶佐(Freddy)是不是也可以用经营乐团的方式,将行销台湾精神到国际?社民党李晏榕是不是也可以用家事法律师的角度,去处理长照跟托育问题中妇女的困境?苗博雅是不是可以用废死的人权角度去检视这个国家中其他弱势的权益?导演陈文彬又是不是能用电影人的角度,向政府传达人民心声?

从剧场思考政治:所有舞台,都需要改革力量
(图片来源:来源)

新兴政党中有两个人民参与比较低的政党,是民国党与信心希望联盟,说人民参与度低,并非说他们的政党支持度。缘起于新竹,有妙天信仰背景的民国党,挟着年轻人的力量来势汹汹,整齐有如大会操的民国党党歌,更是让人感觉回到八零年代,那个万众一心的从前。这两个党,各有自己原本的支持者,有着他们自己的价值系统,虽然好像都以代表人民自称,宣示着公平正义要给年轻人机会,但说真的,虽然「政党」跟「信仰」都是有独立价值体系的民间组织,但是本质上还是相当不同。

政党因着共同理念而聚集,信众却只朝着一个共主聚集,共主怎幺说,信众只有跟从的份,岂有忤逆或质疑的空间?若在党内已是如此,又要如何代表更多人的声音呢?而若是依循信仰的封闭系统,把教义当作民意,就离「民意代表」四字更远了。而信心希望联盟与同志之间的矛盾,也无对话的空间,形成另类的蓝绿热斗,实在令人不乐见。(同场加映:政治没有标準答案!三个自问自答找出你心中最理想的候选人)

不过整体来说,这次的选举除了总统票跟立委票之外,希望大家对政党票能更加重视。多看政党的理念与政见,区域立委的对决像是擂台,单一选区两票制,选输了也不代表他不优秀,但是你的另外一张票可以决定政党的未来发展。

从剧场思考政治:所有舞台,都需要改革力量
(图片来源:来源)

所有的政治版图都在鬆动,所有看似铁桿的都在改变,政治也不仅是专属男性的权利,性别也要翻转高低。小的时候,妈妈要我投谁就投谁,顺从权威听起来是个保护自己的好主意。但我渐渐长大,走进这个社会,学会选择工作、选择伴侣、选择是否走入家庭,这些选择天天都在发生。选举也是一个选择,选票代表的是一种思考,代表我们与这社会的关係,代表我们认同的价值。如果你手上有票,不要浪费它,这是我们与未来的一个约定。